最新临床研究:复阳患者相对年轻 但不感染密接者


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中称,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,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。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,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。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,全国情况不太一样,无法追踪此类数据,但危险正在加剧,到处都有医生感染。

针对有意参与竞选总统的传闻,科莫也再次强调他不会在今年参选,并说道:“忘掉政治吧,我们现在面临着国家危机。这是一场战争,不是谈政治的时候……当你(特朗普)帮助了我的州,我就会感谢你。如果我感觉纽约没有得到帮助,我也会说出来。”

当地时间3月30日,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在维也纳公布了“强制口罩令”。他同时表示,目前相关的物资正在运输的过程中,本周三(4月1日)开始,奥地利各超市将在入口处发放口罩。库尔兹称,“我们现在可以看到,有很多人因为新冠肺炎死亡。考虑到这一情况,我们应该采取防控举措。”

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纽约流行,感染人数超过3万人,而站在一线与病毒战斗的医护人员受影响严重。在急诊室和重症监护病房,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事生病,一惯冷静理性的医护人员开始感到恐慌。

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9时30分左右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163429例,死亡病例3008例,治愈5764人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据德国之声30日报道,奥地利进一步收紧了新冠肺炎期间的防疫措施,推出“强制口罩令”,要求每个公民外出购物时,必须佩戴口罩。

每天上班时,医生和护士都会遇到困惑和混乱。在布朗克斯区蒙特菲奥里医院分院,护士们穿着冬季外套,站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帐篷里,为有症状患者分诊。而在埃尔姆赫斯特医院,病人有时还没来得及搬到床上,就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尽管医护人员仍然日复一日地坚守在人满为患的急救室,但他们表示能窥见自己面临的风险,西班牙确诊病例中有近14%是医护人员。

“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,”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,自愿申请到前线去;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,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、插管中的同事,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;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,这里就是“一个病毒培养皿”,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;“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,”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·莱利说道。

雅可比医院的护士莱利说,当她最近去看急诊室的时候,她意识到自己和同事们永远无法避免被感染。医院里挤满了呼吸困难的病人,他们的肺听起来像砂纸一样,口罩和防护服供应不足。